【「世界盡頭」的27年】(3)168座「死城」

http://big5.nikkeibp.com.cn/eco/27/4517-20130507.html?ref=ML&limitstart=0

【「世界盡頭」的27年】(3)168座「死城」

【日經BP社報導】

2013 年4月26日。

27年前的這一天,車諾比核電站發生了令人震駭的事故。在

事故即將迎來27週年之際,記者走進到仍威脅著人類生活的核事故現場進行了採訪。

通過連載,記者將向大家介紹覆蓋在4號反應爐上的已岌岌可危的「石棺」,

以及新的防輻射避難設施的建設情況。

記者還走訪了周邊的污染地帶,並對發生了同樣核電站事故的福島縣的未來進行思考。

       此次的採訪地點再次選在了車諾比核電站4號反應爐附近。

在距離4號反應爐300米的地方,放射線測量儀上的數字在每小時4~6微希弗左右徘徊。雖然放射線量並不比想像的更高,但長時間呆在這裡還是很危險的。

       然而,說實話,當記者站在石棺前面時,並沒有感到多麼恐怖。

也許是因為施工人員一邊說笑著一邊走來走去,讓我感覺到有人類活動的原因吧。

雖然記者隨身帶了防塵口罩以及用來罩住外套的雨衣等物品,但如果穿戴上這些東西,現場的氣氛會讓自己看上去像個怪物。

覆蓋著4號反應爐的石棺

       然而,當翻譯人員突然過來說下面這番話時,記者還是稍微吃了一驚。「過去,我因為陪同採訪而來過這個地方大約10次了,我一點都不討厭來這裡。我在(居住的)基輔有很嚴重的頭痛病,但來到石棺前面,疼痛一下就消失了。」

石棺的使用年限僅剩3年

       記者進行拍攝的地點附近有一個警衛室,警衛的目光時常警惕地監視著記者是否拍攝指定景點以外的地方。記者麻利地完成了照片和影像的拍攝。

       回國後,記者將石棺的照片放大了之後一看,不禁打了個寒顫。

混凝土上到處都是裂縫,有看似污染水的東西從這些地方漏出來,並在牆壁上形成了水斑。

將石棺照片放大後可以看到,到處都出現了縫隙。(點擊放大)

  石棺側面的牆壁用鋼架進行加固支撐,以避免進一步垮塌。

沿著牆壁,有一條用於維護管理的通道,還可以看到攝影鏡頭及感測器。

用肉眼雖然看不清楚,但照片有力地說明瞭石棺岌岌可危的現狀。

       有一個事後得到的消息。這是記者在烏克蘭逗留期間不知道的事實,就在記者訪問車諾比核電站的第二天,石棺的天花板發生了600平方米的大面積塌方,80名施工人員被迫避難,場面一度混亂。

       雖然主管部門解釋「是因積雪重壓造成的」,但以記者的觀察,石棺屋頂的積雪量並沒有那麼多。這足以說明石棺的耐用程度已達到了極限吧。事實上,石棺的使用年限規定為30年,3年後即將到期。

       烏克蘭政府正在推進新防護罩的建設。新防護罩為鈦材料製造的拱狀結構。

是一個高度為108米、長度為150米、寬度為257米的龐然大物。

將在距離石棺300米左右的地方進行組裝,完成後,通過導軌橫向滑行並覆蓋在石棺上。

       記者于2月在當地進行採訪時,鋼架已組裝成了拱狀,能辨認出新防護罩的整體外形了。今後還將進行在鋼架上覆蓋鈦板的施工作業。

可是,記者沒有看到起重機工作的景象。

在建的新防護罩

       事實上,新防護罩的工期已經被大幅延長。

雖然有關方面力爭盡量在2015年年內完工,但這一目標的前景也不明朗。

用新防護罩進行覆蓋之後,舊石棺將被拆解,然後開始正式的廢爐作業。
       烏克蘭政府稱:

「新防護罩的使用年限為100年,在此期間內,完全完成廢爐工作可能很難。」

       建設新防護罩的相關費用為15億歐元。

由於烏克蘭一個國家根本無法負擔這一金額,因此,由歐盟及七國集團(G7)負擔。

 

記者匆匆離開了車諾比核電站,決定到遭受放射線污染的邊境城鎮裏轉一轉。

受事故影響而消失的村子的「墓標」

在受事故影響而成為廢墟的幼稚園裏

橫跨3國的污染地帶

       因1986年4月發生的車諾比核電站事故而遭受污染的地區,

被當地人稱為「車諾比區」(Chernobyl territory)。

       這個地區目前橫跨烏克蘭、俄羅斯及白俄羅斯3個國家,面積為14.5萬平方公里。

       其中,完全變成「死城」的是核電站周邊的168個市鎮村。離核電站僅有3公里、據說情況最為嚴重的普裏皮亞季市(Pripyat)是一座曾經有5萬人居住的城市。現在這些人都不得回家,廣闊的整個城市都成了廢墟。

       該市的入口處設了一道門,禁止普通民眾進入。

在曾經的主要街道「列寧大街」兩側,大型公寓及商業設施鱗次櫛比。

然而,記者到此採訪時,由於堆積著積雪,所以無法進入。

普裏皮亞季市賓館的遺跡

       穿過列寧大街,來到廣場上,可以看到賓館及體育館。

還有大型超市,購物籃等物品散亂一地。

      記者眼前出現了一個大型摩天輪。

環視周圍,可以看到旋轉木馬以及卡丁車場的遺跡……
       導遊說,這個遊樂場預定趕在五一節對外開放,而就在5天前發生了事故。

看著雪原上沒有一個孩子乘坐,並且已經風化了的遊樂設施,

一種交織了虛無和世事無常的感覺油然而生。

突然鳴響的警報聲

       在這座只能聽到風聲的城市裏,突然響起了放射線測量儀發出的「嘟嘟嘟」警報聲。
       記者站立之處是下水道井口所在的位置。

放射線測量儀顯示出每小時70微希弗的高放射線量。

這一線量是自然放射線量的1000倍左右。記者不敢怠慢,趕緊離開了那個地方。

成了「死城」的普裏皮亞季市。(點擊放大)

核電站附近的幼稚園、變成廢墟後被雪掩埋的村子。(點擊放大)

       即便此地放射線量下降,人們可以再度在此生活,那也將是很久遠的幾萬年以後的事情了……(未完待續)

(《日經商務週刊》記者:鵜飼秀德)

【日經能源環境網】

■相關報導
【「世界盡頭」的27年】(1)走進「腐海」
三里島及車諾比核電站事故採訪所見所感
「觀光名勝」車諾比,核事故25年後的真實寫照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