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路龍頭壟斷救出,軟體正吃掉世界

2018年01月30日  麥克納米(Roger McNamee)

http://www.upmedia.mg/forum_info.php?SerialNo=34329

 

《大家論壇》

 

社群視角:

軟體正吃掉世界 從網路龍頭壟斷救出

================================

 

我們曾被警告。

 

風險投資家、網景公司(Netscape)創辦人

·安德里森(Marc Andreesen)

在2011年曾寫過一篇廣為流傳的文章,

標題為《為什麼軟體正在吃掉全世界

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但我們沒有嚴肅看待安德里森的話,我們認為這只是一個隱喻。

 

如今,我們面臨一個挑戰,

把世界從壟斷網際網路平台的龍頭中救出來。

 

網際網路帶來美好假象卻又幻滅

我曾經是一位技術樂觀派。在我35年的投資生涯裡,

我投資過最好、最具前景的矽谷,

有幸成為個人電腦、行動通訊、網際網路和社群媒體行業的參與者。

 

我職業生涯最顛峰的時刻包括成為Google和亞馬遜(Amazon)的早期投資者,

 

以及2006到2010年間成為臉書(Facebook)創辦人

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導師。

每一波新技術潮流都會提高生產率和知識的普及度。

 

每一個新平台都會變得更容易使用、更加方便。

 

技術賜予全球化和經濟成長力量。

 

幾十年來,技術讓世界越變越好,而我們認為永遠都會如此。

 

接著我們迎來了2016年,網際網路揭開了2個黑暗面。

 

其中之一與個人用戶有關。

借助LTE行動基礎設施,智慧型手機成就了第1個內容分發平台,

每一分每一秒都可以使用。

 

這改變了科技業和20億用戶的生活。

 

由於各國幾乎都沒有相關監管,

促使臉書、Google、亞馬遜、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公司,

 

利用宣傳和賭場常用的技術,

像是不間斷的通知和各式各樣的獎勵,

 

讓使用者產生心理依賴。

 

另一個黑暗面是地緣政治。

 

在美國、西歐和亞洲,網際網路平台讓權力人士

能夠對無權力者造成政策、外交政策和商業方面的傷害,

 

這種情況尤以臉書特別嚴重。

 

歐洲和美國的選舉一再說明了

自動化的社群網路如何被利用來破壞民主。

 

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總統大選還揭露了

臉書如何讓負面消息擁有壓垮正面消息的龐大相對優勢。

 

極權政府可以使用臉書推動壓迫性政策的公共支持,

比如緬甸、柬埔寨、菲律賓和其他部分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

 

在某些例子中,臉書確實支持了這些政府,就如同它支持所有的大客戶。

 

網路平台淪為操縱工具

我有信心相信臉書、Google和其他主要網際網路平台的創辦人,

在採取各自的業務模式時,初衷並不是為了造成傷害。

 

他們都是年輕企業家,渴望成功。

 

他們花了多年時間,

用一系列比以前更加個人化、方便、和容易使用的應用程式,

重新組織網際網路,經營出龐大的使用者群。

 

直到用戶著迷其中很久之後,他們才開始嘗試利用業務模式來賺錢。

 

他們所選擇的廣告業務模式藉由個人化的優勢,

讓廣告業者能夠以前所未有的精準度投放廣告。

 

但智慧型手機出現了,它改變了所有媒體,

並有效地讓臉書、Google和其他少部分的平台

掌握了流向用戶的資訊。

 

藉由過濾給予用戶

「他們想要的」,造成大眾輿論極端化、破壞基本民主制度

(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言論自由)的合法性。

 

而讓網際網路平台擁有龐大盈利能力的自動化,

也使它們十分容易受到各地不懷好意的人的操縱,

像這樣的人可不僅僅包括敵視民主的極權政府。

 

安德里森警告我們,

這些公司用著對全球的野心與伸向世界各處的「手」,

正吞食著世界經濟。

 

在這個過程中,公司採用了臉書公司文化

——快速行動,打破成規(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絲毫不顧對人民、制度和民主所造成的影響。

 

大量已開發國家的少數公民,

成為這些平台創造的過濾泡泡(filter bubble)的溫床,

 

讓存在於真實信念中的數位虛幻變得更加僵化與極端。

 

在美國,大約1/3的人口開始抵觸新思維,

包括可驗證的事實。

 

這些人很容易操縱,有關這個概念,

Google前設計倫理專家哈里斯(Tristan Harris)

稱之為「大腦入侵」(brain hacking)。

 

各國缺乏有效監管

西方民主國家尚未準備好如何處理這一威脅。

 

美國沒有有效的監管框架適用於網際網路平台,

也缺少政治意願來建立這類的監控。

 

歐盟兩者兼具,但都不足以應對挑戰。

 

歐盟最近針對Google裁決出創紀錄的27億美元的反競爭行為,

立意良好,影響不夠。

 

Google上訴了,而其投資者也對此判決嗤之以鼻。

這也許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明顯然力道不夠。

 

我們正處在一個關鍵的轉捩點。

 

對網際網路平台造成風險的危機意識正從小火苗開始逐漸擴大,

但我們對平台產品的便利性和心理依賴過大,

也許需要一個世代的時間才能影響用戶端,

就像以前的禁菸運動一樣。

 

歐洲比美國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平台壟斷商對競爭和創新的腐蝕效應,

但他們都沒有找到有效的監管策略。

 

大眾也愈發意識到平台可能被用來破壞民主,

但西方政府尚未對此制定出防範計畫。

 

解決網路壟斷刻不容緩

網際網路平台壟斷商所造成的挑戰,

需要用新的方法應對,而不能單憑反托辣斯法。

 

我們必須認識並解決這些公共健康威脅。

 

一種可能性是將社群媒體視為類似菸草和酒精的東西,

用教育和監管雙管齊下來解決。

 

世界經濟論壇正在達沃斯舉行,

壟斷網際網路的提供商所帶來的威脅,

應該要是與會者最關注的話題之一。

 

為了重新打造生活平衡和政治希望,

是時候破壞這些破壞者了。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