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的秘密賭局:軟銀收購ARM的前前後後

更新於8小時前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8572?full=y

詹姆斯•豐塔內拉汗(James Fontanella-Khan)、

Yukako Ono、約翰•加普(John Gapper)補充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 阿爾什•馬蘇迪 倫敦報道

 

孫正義的秘密賭局:軟銀收購ARM的前前後後

======================================

這筆震驚業界的天價交易,

經過兩周多的秘密談判,

不僅消息沒有提前走漏,

最終也沒有受到英國政界的阻攔。

斯圖爾特•錢伯斯(Stuart Chambers)

在土耳其海岸外平靜的航海假期被一個人打斷了

——這個人就是孫正義(Masayoshi Son),

他在武裝護衛的陪同下找到了錢伯斯,

還帶來了對英國知名科技公司ARM控股(Arm Holdings)的收購要約。

 

富有魅力的孫正義是軟銀(SoftBank)創始人,

他將這家日本公司打造成了跨國電信及互聯網企業集團。

為見到ARM董事長錢伯斯,

孫正義來到了土耳其海濱度假勝地馬爾馬裡斯(Marmaris)

——土耳其總統上周五正是從這里倉皇離開,去處理一場政變圖謀。

 

由於不久前伊斯坦布爾機場遭到了恐怖襲擊,

孫正義在安保人員的陪同下搭乘私人飛機而來。

7月3日,當他們坐在波光閃閃的地中海之濱時,

錢伯斯毫無防備地收到了孫正義提出的正式收購要約。

 

始於海濱Pineapple餐廳一頓耗時很長的午餐換來了孫正義13天後的勝利。

 

本周一抵達倫敦時,

58歲的孫正義公佈了以全現金243億英鎊對總部

位於劍橋的ARM進行友好收購的協議。

 

這筆交易將是亞洲對英國企業規模最大的一筆收購,

是歐洲迄今最大的一筆科技交易,

也是孫正義自1981年創立軟銀以來進行的最大一筆收購。

 

孫正義在交易宣佈前一天曾致電英國首相特裡薩•梅(Theresa May)

及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

以確保英國政府不會設置任何障礙。

 

他列出了一系列打算(已在一系列閃電談判中達成一致),

包括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承諾——將ARM在英國的就業崗位擴大一倍。

 

孫正義策劃職業生涯這次最大的賭博已有一段時間,

他曾在一次採訪中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自己對ARM傾慕已久。

 

採用ARM設計的芯片每年出貨量達150億枚,

該公司已主導了智能手機市場。

自信的科技佈道者孫正義認為,

ARM將在下一波科技大潮(所謂物聯網)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倫敦海德公園(Hyde Park)附近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里,

孫正義表示:“每一盞路燈都將與互聯網相連,沒有車經過時可以省電。

 

所有汽車都將實現互聯,無人駕駛汽車(將)安全得多。

萬物都將互聯互通,那最大公約數是什麽?就是ARM。”

 

甚至在2012年收購美國移動運營商Sprint前,

孫正義就考慮過收購ARM。

 

那筆200億美元的收購不但未成為一筆交易傳奇,

反而成了軟銀的“污點” ——此前,

美國監管機構阻止了Sprint與對手T-Mobile計劃中的合並。

 

但孫正義一些其他“瘋狂想法”幫他籌集到了收購ARM的現金,

也讓人覺察到他正在醞釀一個大動作。

 

大概三個月前,軟銀收購了ARM 1.45%的股份(此前未公開)。

 

6月初,軟銀表示,

將通過出售中國電子商務集團阿裡巴巴(Alibaba)的部分股份籌集100億美元,

這是軟銀首次用其在2000年僅以2000萬美元購得、

如今價值約600億美元的這筆投資來進行任何套現。

 

幾周後,軟銀以86億美元的價格向中國互聯網集團騰訊(Tencent)

出售了所持《部落沖突》(Clash of Clans)手游開發商速波賽爾(Supercell)的多數股份。

 

許多投資者當時以為,這些現金會用於支付軟銀1120億美元的巨額債務,

孫正義的親信曾暗示,收購ARM的決定導致了孫正義的準接班人、

谷歌前高管尼克什•

阿羅拉(Nikesh Arora) 6月22日的突然辭職。

 

當時,阿羅拉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他是在孫正義宣佈不再打算按計劃於2017年退出公司經營之後決定辭職的。

孫正義曾向阿羅拉表示過自己對ARM的傾慕,

但目前尚不清楚是不是試圖收購ARM的決定加劇了兩人間的緊張關系。

阿羅拉辭職後,孫正義加快了收購進程。

但6月24日凌晨公佈的英國退歐決定使他的計劃遇挫。

 

奇怪的是,公投結果卻讓ARM股價飆升,

抵消了匯率變化為收購者帶來的所有潛在好處。

 

由於英鎊兌美元和日元匯率出現暴跌,

投資者紛紛涌向優質英國公司——尤其是那些利潤主要以美元計價的公司。

 

不管怎樣,英國退歐對孫正義的思考並沒產生太多影響。

他在交易後用日語對記者說:

“做這個決定時,英國退歐在我腦子里連0.1%的分量都沒占到。”

 

他當時的下一步計劃是邀請ARM在硅谷的首席執行

西蒙•西格斯(Simon Segars)共進晚餐,

時間為6月下旬,地點則定在孫正義位於硅谷阿瑟頓地區的宅第。

 

他得出,西格斯對物聯網的設想與自己一樣,

因此在收購後應該繼續讓他運營ARM。

 

西格斯也參加了在馬爾馬裡斯的會面,

同樣在場的還有軟銀國際(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首席財務官阿洛克•薩馬(Alok Sama)。

就在那次會面中,第一次報價被意外提出。

 

錢伯斯領導的ARM董事會隨後請來高盛(Goldman Sachs)和瑞德(Lazard)做顧問。

幾天後第一次報價被拒絕了,隨後提出的一次報價也被拒絕。

 

孫正義預感自己勝利在望,

於是決定在上周二(局勢明確梅將成為英國新任領導人的時候)

飛到倫敦敲定這筆交易。

 

瑞德位於梅費爾區辦公樓的七層被騰出來,分別代表孫正義和錢伯斯的談判雙方各精選出數人,

占據了居於兩方各自商議區域中間的一間房間。

 

孫正義直接向錢伯斯提出了第三次報價,錢伯斯拒絕這一報價,回復了一個更高的數字。

 

孫正義覺得這筆交易可能會黃,他離開了這棟大樓,

回到海德公園旁的豪華酒店伯克利(The Berkeley),讓緊張的氣氛降溫。

一位參與談判的顧問表示:

“ARM標價有誤。”孫正義的報價已高於預算,他不得不“劃出底線”。

 

沒多久,錢伯斯邀請孫正義到附近另一家高級酒店萊恩斯伯勒(The Lanesborough)。

雙方恢復友好,兩名董事長也達成一致:

以每股17鎊的現金價格收購ARM,另付每股4便士的紅利。

 

這一收購價比ARM上周五收盤價高43%。

 

孫正義的顧問團隊

(包括精品投行The Raine Group和Robey Warshaw,

以及日本瑞惠證券(Mizuho Securities))

接下來開始與ARM的顧問合作起草最終條款。

 

然後他們又花了幾天時間將收購所需的243億英鎊從日元和美元轉換成英鎊,

以符合英國的收購守則。

 

內部人士曾擔心這筆龐大的交易會走漏消息,

在一個高度敏感的時刻引起政界人士對一個外國買家的警覺。

 

但到了周一早間交易消息傳出的時候,

事實讓他們放下心來——交易成功達成,消息也沒有提前走漏。

經歷了兩周的戰鬥後,這筆將震驚科技業的交易獲得了宣佈。

東京投資者的第一反應就是讓軟銀股價跌了10%。

 

不過,孫正義做出這筆其職業生涯的最大賭博,從來不是為了博取短期利益。

孫正義說:“大多數時候,當我作出一個大動作,人們說我瘋了。

 

但我考慮的不是如何能錦上添花……我考慮的是20年後的事情。”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