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訪普裏皮亞季(三):「美麗」的觀光地——車諾比

http://big5.nikkeibp.com.cn/eco/27/4523-20130508.html?ref=ML

日經能源環境網

 

三訪普裏皮亞季(三):

「美麗」的觀光地——車諾比

2013/05/21

【日經BP社報導】

除了研究人員和記者,普通遊客能夠進入車諾比是在1990年代中期以後。

而在2011年2月,主管部門又進一步放寬了旅遊限制。

車諾比核電站正在建設的新防護罩。(攝于2013年4月)

       為了放寬車諾比旅遊限制,烏克蘭緊急情況部經過調查後宣佈,

如果在方圓30公里內逗留5天以內,10公里內逗留1天以內,就完全不會影響健康。

按照這個標準,旅行社推出的車諾比旅遊項目,除了一日遊,還有5天4夜的行程。

       無論是哪種行程,團費都在150美元以上,其中一部分被用於車諾比區的管理。

2011年,由於檢察機關指控用於管理的費用沒有得到正確使用,

團隊遊客的出入曾一度再次受到限制。

來到3000人被強制搬遷的扎裏薩亞村

       這次是筆者在放寬限制後首次訪問車諾比。

與過去一樣,護照資訊還是需要事前登記,

但似乎不再需要由緊急情況部派遣的導遊隨行,而且,時間也可以排滿一整天。

       這一次,為我們帶路的是「Center PRIPYAT.com」的導遊安東。

       通過檢查站,前面是望不到盡頭的林間道路。

聽說這片森林裏有馬,非常喜歡馬的筆者原本充滿了期待,但遺憾的是未見其蹤影。

車諾比的「紅森林」。因核電站事故發生時大量放射性物質飄散而枯死的松林。(攝于2013年3月,下同)

       我們首先前往的目的地,是在強制搬遷的村落中規模最大的扎裏薩亞村。

距離車諾比核電站16公里的扎裏薩亞村在事故當時居住著2849人。

臨近核電站的普裏皮亞季市的居民在事故第二天,也就是4月27日就已全部撤離,

而方圓30公里範圍內各個村落的居民卻大多數是在進入5月後才陸續撤離。

扎裏薩亞村居民開始撤離的時間,是事故發生1周後的5月4日。

       到了扎裏薩亞村,放射線測量儀的顯示令人大吃一驚。

竟然只有每小時0.05微希弗。

因為覺得奇怪,我們又檢測了好多次,每小時0.05微希弗的顯示數字沒有變化。

難道是輻射計壞了?

想到這裡,筆者望向了安東手上的放射線測量儀。

       「輻射並不厲害。因為現在有雪的覆蓋,是輻射最小的時候。」

       安東一邊說著,一邊給筆者看放射線測量儀。

上面顯示的是每小時0.10微希弗,與東京等地測量的數值基本相同。

總而言之,輻射之低,令人簡直不相信這裡是限制區。

按照基輔官方發表的數據,每小時0.11~0.13微希弗左右已經成為常態。

「我原本以為日本人能更快平息事故。」

       為了節省吃飯的時間,

我們去距離核電站16公里的車諾比市巴士總站的小商店購買了食品。

與已經化為「鬼城」、如今空無一人的普裏皮亞季市不同,

車諾比市內現在還生活著150來位「自發返回者」(Samosely),

而且還有為每14天到車諾比區輪崗一次的職員準備的宿舍,

城市雖然有別於事故之前,但也維持著正常運轉。

多日遊旅行團的遊客就在這裡住宿。

普裏皮亞季市中心。有多輛巴士前來。遊客也增加了。

普裏皮亞季市內的摩天輪,就在預定開放日期的幾天前發生了事故,

因此從未有人乘坐過。

       有一個地方能夠看到曾用於平息車諾比核電站事故的坦克和機械,

帶我們前往那裏的安東向一行人說道:

「因為發現這些機械根本無法對付事故,所以才投入了人員。」

這裡展示著車諾比核電站事故搶救行動所使用的機械。

       接著,安東又對筆者說:

「福島發生核電站事故時,我原以為日本人很快就能平息事故,

畢竟日本擁有那麼多最新技術,但你們好像花了很長時間。

事故已經過去2年了吧?車諾比的搶救行動用7個月就告一段落了。

唉,也可能是因為蘇聯有那麼多人力吧。日本可沒法讓人像機器人一樣衝進核電站。」

以石棺為背景嬉戲的小狗。

       在參觀完車諾比市附近的景點之後,接下來就是車諾比核電站了。

       「我們想請大家參觀的並不僅僅是車諾比核電站,

而且還希望大家看看這座龐大的核相關設施。

這是前蘇聯這樣的龐然大物才能建造的規模,烏克蘭已經做不到了。」

       驅車前行途中,看到路上的小狗,我們下了車。

小狗們正在雪中嬉戲,在它們的背後,隱約看到了發生事故的4號反應爐的石棺。

       一行人終於來到了石棺面前,石棺旁邊正在建設新的防護罩,

而且還豎立著車諾比核電站事故的紀念碑,以前來的時候好像沒有。

不過,與以前的差別可不只是這一點。

       「咦?石棺的煙囪是兩根嗎?」

       筆者不禁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和記憶。

車諾比核電站4號反應爐的「石棺」。新防護罩的煙囪與老煙囪並肩而立的風景只有現在才能看到。

       哎呀,現在竟然能夠同時看到新防護罩的煙囪與老石棺的舊煙囪。10年間,車諾比也變了很多。

4號反應爐機房屋頂與部分牆壁坍塌的部位。(攝于2013年4月)

       在石棺前,我們用3台放射線測量儀進行了檢測,

空間輻射量僅為每小時2~5微希弗左右。

這當然是因為雪的覆蓋,「要是有機會在沒下雪的時候來,到時候再檢測看看吧」,筆者這樣想道,數值如此之小,再來一次倒也無妨。

但筆者絕對不是想隔三差五就來上一趟。

事故發生前,有人專程從基輔前來購物

       在距離核電站3公里遠的普裏皮亞季市,筆者碰到了不少其他旅遊團的遊客。

在事故的第二天,當地居民接到了只需避難3天的通知後,便空著手離開了家,

之後再也沒能回來,被強制搬遷到了避難地。

現在,普裏皮亞季已經是一座「鬼城」。過

去,筆者在這裡從沒碰到過其他遊客,但最近遊客越來越多,往來的巴士也有好幾輛。

在普裏皮亞季市,放射線測量儀顯示的檢測值也僅為每小時0.05~0.1微希弗左右。

普裏皮亞季市原樣保留了前蘇聯時代的象徵。

散落在廢棄房屋地上的防護面具。

       據說發生事故時,普裏皮亞季市居民的平均年齡為26歲。

這裡是為核電站工作人員新建的城市。

當時,這裡商品豐富,有些在基輔都買不到,城市繁榮富裕,

甚至有人專程從基輔趕來購物。

時鐘的指針停在事故發生的1時23分,告知遊客事故發生的時間。

       有位團員詢問安東:「為什麼數值這麼低還不能住在普裏皮亞季?」

       「冬天來住確實沒問題。但到了冰雪消融、灰塵揚起的時候,輻射量就會增加。

而且,這裡有輻射高危地區,又沒有像車諾比市那樣的基礎設施。

不是人可以居住的環境。」

       按照規定,18時必須出檢查站。在其他團隊遊客離開後,

我們還繼續徜徉在普裏皮亞季,盡情參觀著這座城市。

在過去,遊客可以進入廢棄房屋參觀,從高層公寓的屋頂眺望車諾比核電站是例行的項目,

但在2012年,由於一棟原本是學校的建築倒塌,人員進入普裏皮亞季市的建築已被禁止。

與以往相比,在城裏散步雖然變得更加自由,但除了輻射之外,

由於還有建築倒塌的風險,因此現在仍然不是想去哪兒就能去哪兒。

遇到事故後放養的夢幻之馬

       返程時,我們從另一側眺望了車諾比核電站的石棺。

石棺的老化也是一個問題。新防護罩雖然正在建設,但在2013年2月12日,

由於卡扣腐蝕等諸多原因,機房屋頂與部分牆壁發生了坍塌。

雖然輻射量似乎沒有變化,但參與新防護罩建設的法國人暫時進行了撤離。

這一次,我們也參觀了坍塌的部分。

車諾比區放養著31匹頻臨滅絕的「普氏野馬」。

       天色漸暗,一行人急忙驅車趕往檢查站。

途中,我們碰到了來時沒有看到的馬。那就是是蒙古的夢幻之馬「普氏野馬」。

這種馬非常珍奇,在蒙古的國立公園以外很難見到。

這裡的普氏野馬是為了避免事故後區域內的樹木過於茂盛而放養的,

共有31匹。

       在檢查站經過2次全身輻射檢查後,我們離開車諾比區,

踏上了返回基輔的歸途。

       「安東!」

       團員喊響導遊安東的名字,全車人嚮導遊安東送上了熱情的掌聲。

夏季的車諾比核電站4號反應爐。(攝于2003年7月)

夏季的車諾比區。(攝于2003年7月)

       次數不用多,但希望大家要去一次車諾比。

夏天的車諾比有著湛藍的天空和一望無垠的地平線,景觀非常美。

在這裡,人們不僅會思考核電站事故的恐怖和悲劇,還會有很多發現和感動,

以及與熱情的當地人之間無法忘卻的回憶。

       在建的新防護罩預定於2015年建成,到那時,石棺也將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

(《日經商務週刊》特約撰稿人:宮腰由希子)

■相關報導
【「世界盡頭」的27年】(2)被隱瞞的真相
【「世界盡頭」的27年】(1)走進「腐海」
核電站恐怖襲擊的四種可能性及對策(下)

■關鍵詞
空氣污染/公害防治
■日文原文
規制緩和で「観光客」が増えたチェルノブイリ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